借 书
作者:admin 2015-09-10 10:23 浏览次数:

   搬一次穷一次,这句话看来是不对的。我搬了几次家,可以说随着我每一次的搬家,家庭的物质生活相对来说是搬一次好一次。但让我感到无奈的是每一次搬家都是一种煎熬和失落。因为那些陪伴我无数个日子,曾经为买到那些书籍时的兴奋和快乐,在忙碌的搬家整理中消失的无影无踪,使我住进虽然宽敞明亮的新居总是感到有些不快,直到现在还依然顽固的存在着。

  记忆中最为心痛的是那部《新小说1985》,那是2004年年初从采石老家搬至钢城花园后与我告别的。里面很多小说我看了无数遍,至今记忆犹新。开篇是韩少功创作的“爸爸爸”这部小说,把我带进了似乎原始神秘的蛮荒时代,小说围绕一个弃妇生养的弱智男孩而展开。他不会说话,只会在高兴和愤怒的时候说一句“日妈妈”,而他在那个近乎与世隔绝的村落,在灾难来临的时候被恐慌的族人所崇拜,认为他带有一种神秘的力量,最终村民被自己的无知所伤,万般无奈被迫迁居。作家现实主义的描写,竟让我有生临其境之感,记得每次看这部小说笔者都有无意识的看看窗户是不是关严了。还有莫言的“红高粱”,书中主人翁我奶奶的敢爱敢恨,展现的淋漓尽致。还有忘记了作家名字的“无主题变奏”,贾平凹的“天狗”等等,那些小说文风不同,但每一篇读后真是享受到了真正意义上的精神大餐,可惜的是那些让我过足了眼瘾的小说现在只能存在我的记忆里了。

  当几年前再次搬到现在的住所,那两天我老婆,包括我姐姐妹妹们都来帮忙收拾,我几乎成了闲人一个。收破烂的也赶来热闹,把女儿上小学的书打捆,我担心在发生让我遗憾的事情,把捆好的书本打开,还真让我大吃一惊,她们竟然把我买的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上中下三册的《历史研究》当做破烂捆在一起了。真是发现及时,不然又要感到遗憾了。不过还是忙中出错,几本有三联书店出版的随笔集和《外国笑话选》,从我的眼皮底下漏网,换成了几毛钱的酒钱。应验了一句话,“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可谓一语中的。也让我为每次搬家,每次受损失的都是那些站在书橱里沉默不语的书而难过。

  写到这里,不单纯的只是说搬家流失的书,还包括借出去的书了,至今不能释怀的是好多年前一位同事从我这里借走了弗洛伊德写就的经典名著《精神分析引论》,那是我第一次知道人具有的三种本能:生本能、性本能和死本能。我想这篇稿子如果能得到编辑老师的抬爱见报,并且碰巧也让他看到,并良心发现能够还给我的话,那该是多么开心的一件事情,我根本不会计较的,反而还会请他喝酒的,来个第四本能——醉本能的。

  蔡德华

------分隔线----------------------------
上一篇:我爱马建如爱家
下一篇:冶金工程公司劳动竞赛促工程推进

电话:0555-2356413 2356411 2328542 传真:0555-2356413 2328542 邮编:243011

Email: mjjt@mgjs.cn 地址:安徽省马鞍山市花山区雨山中路马建大院

版权所有 © 2016 马鞍山钢铁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海博网络